冰薄荷不是冰百合

最近沉迷凹凸!吃安雷安,凯柠凯,银帕佩,瑞嘉金,卡埃或呆毛组!鬼莱丹秋丹狐雷祖也吃!
接受雷卡亲情向,其他不吃。

我写的什么东西啊,吐血……我渣我有罪
安迷修医生设定,双箭头
为什么我写的东西都这么渣→_→

一觉醒来发现恋人变小了怎么办(安雷)

好绝望写到一半忽然手贱按下“放弃”
寒假作业没写多少,人生一点也不多娇
这真的是安雷了,只是觉得安安变小很可爱(并没有写出可爱感)
只有傻




――――――――――如果安迷修变小了――――――――
    窗外的阳光直射 到屋内,暖洋洋的让人昏昏欲睡,麻雀在枝头叽叽喳喳吵个不停,扰得雷狮不得已醒过来。
    眼睛还没有睁开,手就习惯的想搂住身边的人,却只抱到一团被子。雷狮有点茫然的起身,没有发现熟悉的人。
    他有点奇怪,毕竟安迷修与他的作息时间是一样的,倒不至于早起。摸摸床铺还有些温热,雷狮喊了一声:
    “喂,安迷修?”
    没有传来熟悉的声音,让他有些生疑,他可不觉得安迷修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什么的才出早门。有点奇怪的是,原本平坦的被子此时却鼓起一个小包,还传来什么声音,雷狮想也没想直接掀开了被子:
    “诶,安迷修你变小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雷狮还是很快接受了这个让常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他雷狮可不是什么常人,反倒是安迷修看上去很是耿耿于怀的样子:“雷狮,我这样会一直保持下去吗?”
    雷狮一边穿衣服,一边淡淡的回答:“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弄的”
    至于安迷修的衣服,雷狮很简单粗暴的把那个骑士玩偶的衣服8了,虽然有点小,好歹能穿。
    总之要先吃饭,雷狮昨天被安迷修折腾了一晚上,此刻正饿着呢,但是平常负责做饭的人变得只用一只手就能捞起来,自然是没法做早餐,这重担便落在了雷狮身上。
    他本人可不这样想,随手把安迷修塞到口袋里,拿出手机准备买外卖。还想看雷狮做一回饭的安迷修不大愿意,紧紧抱着他的手机,却因为太轻被掂了起来。
    雷狮看着有点害怕掉下去却依旧盯着他的安迷修,拿手指戳了戳他的脸,忽然觉得手感不错:“喂安迷修,我拿手机点外卖,你干嘛呢?”对面的人声音中有一丝不满:“我想看你做饭”
    雷狮觉的安迷修不仅身子小了,连智力都没了,还想让他雷狮做饭?不过看他一脸认真的表情,冷哼一声:“真麻烦,我就破例这一次,做坏了可别怪我。”说完就把安迷修扔到沙发上,转身进了厨房。
    安迷修却乐呵呵的傻笑着,心道:早饭而已,还能惹什么麻烦?然后他就听到油噼里啪啦的声音和雷狮的抽气声。安迷修的心立马揪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跑进厨房,就看到雷狮手上的一些红印,那是被油嘣的。
    雷狮瞥见安迷修,把他放在手掌心,咬牙切齿的说:“安迷修,我就按照你平常的样子做的荷包蛋啊,怎么就被油烫到了。”安迷修很是心疼的看着:“你是不是没有把锅擦干?有水的时候倒油当然会嘣了”
    然后安迷修也不敢再让他做什么危险的东西了,也就稍微热了牛奶烤了面包片来吃。吃的过程中两人还在庆幸中午不用做饭,否则岂不是要把整个家都炸了。
    好在今天两人都没工作,上午雷狮是打算和安迷修打电玩的,可对方这个样子也没办法玩╮(╯_╰)╭只好看电视虚度光阴。
    午饭点的外卖盒子被扔在垃圾桶里,两个人各拿着一本书看。不得不说,雷狮似乎迷上了捏捏捏,无论是脸、胳膊、肚子,搞得安迷修多次强调:“别捏我脸!”“雷狮我被你挡住视线了!”可是任谁看他脸上的幸福样都不信。
    晚饭雷狮出去买了包子和粥,安迷修变小了,胃口也不大,为了不浪费粮食,雷狮今天吃的有点撑。大概一个小时后,两人便出去散步,当然了是雷狮单方面的。
    这是夏天的晚上,繁星闪烁,终于有了一些风,刮在脸上很凉快。专门挑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他们聊着天
    “安迷修,其实我挺希望你一直小下去”
    “诶?”
    “但是这样我的性生活怎么办呐”
    “喂,雷狮你别乱说!!”
    “所以你快点变回来嘛” 
    “我又不知道怎么弄……”
    雷狮把安迷修从口袋里捞出来,看着他的眼睛说:“安迷修,要是变不回来怎么办?”
    安迷修哭笑不得的说:“还能怎么办,你再……”
    话还没说完,雷狮的一个吻就轻轻落在他的额头上:“要是一直这样,你可就再也不能抱我了啊”
    安迷修有点发愣,看着那双紫色的眼睛中满是他的倒影,张张嘴,一时有点失声,随即安慰道:“没关系,肯定有办法的!”
    一说完,便听“嘭”的一声,安迷修便压在了雷狮身上,两人俱是有些蒙。
    雷狮先反应过来:“起来你个白痴!很重的!”然后推开了身上的人,刚站起来便被抱了个满怀,他听见那人说:
    “这是今天早上的,拥抱”



――――――――END――――――――
怎么突然煽情……还是一如既往的短小,总觉得烂尾了,算了不管了

本来还想今晚写一个论坛体来着,写到一半感觉要坑了。
没人看我在唠叨什么?_?

有个中二的男友是怎样的体验

问题:有个中二的男友是怎样的体验

我爱学习 回答了此问题
5,455人赞了此回答

    谢邀
    这个问题其实需要匿名回答才对,中二的男友听上去太丢脸hhh,好在这不是我的亲身经历。但是我身边有一对夫夫确实是这样。以下中二男友代称A,他对象代称R,
    先说A的相貌吧,很帅,让当时颜控的我小激动了一把,然后才发现这货真正的性格。A的眼睛很漂亮,像是初春时很柔软的湖绿色,如果深情的望着你,真的会感觉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他整体的面孔很清秀很温柔,是那种笑起来超级暖的帅哥!!
    再说L的长相,噢噢噢哦哦超级帅!是和A不同的帅!A只看脸给人一种温柔的暖男配感,L就是“我是霸道总裁我是你们的国民老公我最帅”的感觉。他有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瞳,就像是星辰大海!!(←A老师形容的hh)
    但是他的性格…嘛,A确实很绅士,对女士超级温柔。但是你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怎么自我介绍吗?那是我上大学,他是语文+政治老师,他说:“在下叫A,私底下,你们也可以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
    呵。这个自称。这个外号。
     不过不得不说,A的声音超级苏!!!
    再说说他的恋人L,L还好了,是我们的数学+物理老师,这个人吧,很狂妄自大,这是他的自我介绍:“我是L,鶸们,不想被我甩耳光的人就把这两科学好了!”不过真的很有效(。
     他的第二节课就有人闹事,看上去像只狗一样,还和一个拖把头集体怼老师:“什么耳光,你当我怕你?”然后L他很霸气的下讲台直接抽了闹事人两个巴掌,说道:“以后在我课上记得安分,不然下次就不是抽耳光的事了”语气真的,超级平淡啊啊!但是那种气势!学不来学不来。
    还有后续,我们班主任A听见声音可就进来了,看见闹事男懵逼的表情和脸上的手印,一脸明了:“恶党,你又在这里闹事!在下不能眼睁睁的看你欺负新来的大一生……”然后A老师,他被L老师强吻了。妈呀我们班当即炸了,一群腐女拿出手机拍照,L老师很霸气的说:“啰啰嗦嗦的烦死了,我说A你每年说一遍不烦吗?”然后A老师脸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意外的可爱!!!
    L老师人其实很好,只要你乖乖的他不会去骂你打你什么的,下课时间还会唠唠嗑,比如“A老师有一只蓝水笔叫凝晶,还有一支黄色荧光笔叫流焱”“A老师教案后面有用凝晶和流焱写的骑士宣言”“A老师童心未泯喜欢看《小马宝莉》”
    三句不离A老师:)
    如果不是他们吻过我以为AL老师只是铁哥们关系!!真的,虽然他们看不对眼却又离不开对方,但是A老师他嘛。emmmm会尬撩妹子,来举个栗子
    有一次我搬一个比较重的箱子,当时表情可能有点哀怨吧,反正不小心A老师看到了,一件关切的看着我,我开始觉得A老师真暖啊~他一开口我就蒙了:“这位可爱的姑娘没事吧?需要在下的帮助吗?”
     我寂静如鸡。
     于是我拒绝了A老师的好意,打算一个人自力更生,A老师还在后面叨叨:“那位姑娘不要害羞!帮助人是一个合格的骑士应有的行为!!”
     来人呐收了我后面那个中二病。
     最后如果不是L老师机智的把A老师拖走我想我就要被骑士洗脑了:)
     真是,A老师还说自己是个直男,直什么,一点都不直,L老师快把这个中二病拖走结婚!!

        追问    回答
        诶呀大家不用慌,我问过他们了,A老师说他们已经结婚了!!!那只好对他们祝99了!!!








————————————END——————————————
我当初想写个什么东西来着??感觉忽然就偏离了主题。那我们就用完结来代替尴尬。
我写的东西依旧很傻,没写出来想要的感觉,刚开始还想写温柔的东西,但是果然我只适合沙雕
闺蜜:你什么都不适合
其实我想写安雷来着,但是不小心把狮狮写的太攻气了,没事我安雷安通吃!!以及,我爱学pa,不论是教师还是学生还是教师×学生~

凹凸宿舍又搞事了(2)

呵呵呵空调是什么,我们寝室以前根本就没有
这次连一点场景描写都没有了吧,单纯ooc的小甜饼一个,我流安雷,卡埃出没请注意
很傻很腻的东西,希望不要撞梗。文笔还是没有进步

————————————自己写的爽————————————
~~~~~~~~~如果空调坏了~~~~~~~~~~
      正如毛主席的《沁园春雪》所说: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虽然凹凸的温度并没有黑龙江漠河冬天滴水成冰那么冷,但也足以让细皮嫩肉的各位大少爷/大小姐们抱怨了。偏偏今天还下了大雪

    “这几天也太冷了,离春节明明还有一个多月,怎么温度都降到零下五度了??”

      “总比在夏天被晒成热狗好啊帕洛斯,我挺喜欢冬天的,还可以玩雪!!”
  
      “去死你个北方人,而且只有你这蠢狗才会被晒成热狗好吧!”

       听着帕洛斯和佩利的对话,卡米尔默默拉了一下围巾,开口说道:“其实还好,如果开空调的话,并没有那么冷。”

       埃米听卡米尔这话,有点夸张的叹了口气:“不对卡米尔,我被子太薄了,没下雪的话还可以撑着,但是你看,这雪一时半会估计也停不下来。诶,不知道会不会感冒”

       卡米尔眨眨眼,想了一下:“那不如,你睡我床上?”

        “诶?”埃米惊讶的张大嘴,随即又有点脸红:“内什么,卡米尔。可以吗?床也不大…”

       卡米尔直勾勾的盯着埃米:“没关系,下铺位置会比较大,足够我们睡”

        埃米觉得信息量有点大。

        雷狮在一边抽嘴角:卡米尔你是怎么知道下铺位置大的啊?不过这倒是实话,记得有一次宿舍里只有他们两个,其他人都有课,他被安迷修压在上铺做了一次………等等等等他在想什么啊!!

        雷狮揉揉有点发红的脸,偷偷看了一眼安迷修。老干部在复习功课。不知道为什么,雷狮有点脸黑:)

        冬天的夜幕来的总是很早,这才七点多一点天就黑了,没什么事的大家都打算睡了。佩利和帕洛斯打算出去撸串:“老大,一起出来玩呀!”雷狮却一点心思都没有,他看着对面下铺亲亲热热腻腻歪歪甜甜蜜蜜的小两口(✘)只想把安迷修这个情话连篇但是情商与智商成反比的呆毛混蛋捞起来打一架。但是安迷修估计什么都不知道睡的正香

        雷狮很是恼火的蹬着被子,摇的床乱晃(←只会晃不会有声音的那种),其实他的床铺也不暖和,被子看起来厚厚的,但其实是丝绸,很凉很透风。

      雷狮:我不开心你也别想睡得好

      然后他听到了安迷修从床上下来的声音,紧接着便有一具温暖的躯体贴了上来,身后传来安迷修有点傻的小小声“哇,雷狮你身上好冰啊!怎么不换一个暖和的厚被子!”不由分说把人搂进怀里。

       皮皮狮一脸傲娇:“白痴。”然后很正直不矫揉做作的把冰凉凉的脚伸到安迷修的腿上取暖,虽然看不到背后人的脸,但是对方的声音却透露着一股满满的心疼:“雷狮,下次冷的话去我床上嘛!我都给你暖好被窝了!”

        雷狮有点脸红:“白痴,你又没说”

        安迷修的语气也有点哀怨:“诶,其实我是希望你主动上我床来着”

        雷狮转了个身,把脸埋到安迷修怀里,心里暗戳戳的想:要我主动?看你表现吧!

         窗外的雪,下的正好。
——————————————————END——————————————
我上一篇题目打错字了,我有罪(没人理你)我时间线很混乱的,请当做无脑日常来看,没玩过lofter不会链接,虽然我觉得这个系列没什么完结的说法…那我上一章的END不就打脸了吗??(被自己蠢哭)就这样吧。。
还有,不要在意身高来着,比如186的狮狮怎么一边埋胸一边把脚蹭在179的安迷修腿上这件事,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凹凸宿舍有搞事了!

^感觉和标题没什么关系,就一个系列(大概)是学pa,我流安雷,很ooc,不好吃不好吃,我分段是渣我剧情是渣,请原谅我这个初入坑的人!!是个小甜饼(。安雷交往设定√



===============自己写的很好玩===============
~~~~~假如宿舍停水~~~~~
       这明明是一个颇为炎热的夏天,闷热的空气中夹杂着蝉鸣声,吵的人心烦。夜幕降临了,天空似乎发生了一丝异变,几道闪电划过夜空,紧接着便是倾盆大雨。

       大学晚自习的人总是稀稀拉拉,不知是不是因为暴雨的原因,整个教室都空荡荡的。学生们不是在被子里玩手机,就是在外面撸串喝扎啤,作息好的可能已经睡下了。

       很明显,安迷修不属于前两种,此刻的他正在梦里和周公讨论骑士道。整个寝室只有两个人:他和埃米。

       宿舍的表慢慢的转到了11的数字,外面的闪电已经停了,雨却执着的下着。门被缓缓推开,雷狮一行四人一身酒气的准备走到各自的床上,这时候卡米尔忽然开口了:“大哥,你要不要去洗个澡?”

        听卡米尔这么一说,雷狮闻了闻自己的身上,嫌弃的皱皱眉:“是有很大的味道。算了,我去洗个澡,省的明天早上被安迷修这个老干部唠叨。”他一边嘟嘟囔囔的,一边走向厕所(厕所还可以用来洗漱和洗澡√)

        没一会雷狮又走出来,表情有点郁闷:“喂卡米尔,停水了。”
    
        卡米尔:我大哥有点傻

        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雷狮把暖壶里的水全用来洗澡了,当然,他不知道这是谁的暖壶。

        楼外的雨依旧下的很大,却没能吵醒宿舍楼里的人,因为这场一直下个不停的暴雨,整个大学都停了课(我没上过大学我不知道会不会停课…)
        
        本来应该是睡觉的好时候,但是安迷修从小养成的生物钟却很准时的发作了。他有点哀怨的盯着天花板,最后还是决定起床洗漱。

        安迷修轻手轻脚的下了床铺,看着下铺睡的一塌糊涂的雷狮,心中软了几分,亲了口对方的脸蛋,雷狮一皱眉,翻个身继续睡了。安迷修心情大好,脚步轻快的去了厕所(感觉很毁气氛…)

         30秒后

        安迷修有点哀怨的走了出来,然后有点哀怨的他打算骚扰(✘)雷狮,于是他开始戳刚亲过的对方的脸:“雷狮啊,我们宿舍停水了怎么办”“雷狮我怎么洗脸刷牙啊”“雷狮~”被安迷修烦的不要不要的雷狮很生气:“白痴,外面下着暴雨,你不会去接一盆雨水用啊!!”

        起床气很大的雷狮狮:我男朋友是zz

        从小都有认真洗漱的安好好:我男朋友起床气很大请不要在早上招惹他:)

        但是安迷修肯定不会真去用盆去接雨水洗脸,他又不是真的白痴。不过好在他昨天有打热水回来,早上用应该还是温的。安迷修一边感慨自己聪明,一边打开暖壶:“……………”
   
        安迷修觉得自己有点脸黑,于是雷狮又被安好好骚扰(✘)了。

        三番五次被人打扰睡觉的感觉一点也不好,于是雷狮很自然的发飙了:“woc安迷修你是不是zz是不是zz!!打扰我睡觉很好玩吗?”安迷修也不开心:“雷狮你是不是用我暖壶里的水了?”

        “是!昨夜停水,我拿你的水洗个澡怎么了?”

         “那你为什么不把我叫醒,好让我再去打一壶热水啊?”

         “哈?看你睡的那么熟,我忍心打扰你吗??”

          然后安迷修忽然就没了脾气:哇,我男朋友真可爱

          被这对狗男男(并没有)吵的睡不着觉,还被硬塞了一口狗粮的其他4个人:这是我大哥/老大/保镖/大嫂,我不敢打而且我也打不过

          嘉德罗斯:“对面寝室吵死了!”(←嘉嘉你9岁怎么混进了大学)
——————————END——————————————
我写的什么东西啊。
第一次交党费很恐慌,什么都不会(被自己蠢哭)虽然想写一个系列,但是估计不可能,按我这种懒癌的人来说…